集團動態

【行業觀點】倫敦吊銷Uber牌照的啟示

2019-11-28    

Uber恐失去歐洲最大市場

11月25日,近年來麻煩不斷的Uber再次遭到重大打擊——被倫敦交通局正式吊銷了運營牌照。

倫敦是Uber在歐洲的最大市場,也是Uber全球五大市場中唯一位于歐洲的。Uber在倫敦擁有350萬名乘客和4.5萬名注冊司機,用戶每周通過Uber出行可達上億次。然而,龐大的營運數據并沒有影響倫敦市交通主管部門做出決定。倫敦交通局認為,UBER的運營模式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并不是“合適的運營商”,從而正式吊銷其運營牌照。倫敦交通局進一步說明,從2018年底到2019年5月,至少有43名司機利用Uber系統的漏洞,冒用其他司機賬號從事接客服務,這43名司機的1.4萬次行程均沒有保險,其中還有兩人是無證駕駛員。一名司機因傳播兒童色情圖片被警告,他的私人租賃執照被吊銷,但仍然在繼續使用Uber,對乘客安全構成了極大威脅。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倫敦第一次吊銷Uber的牌照。早在2017年,倫敦交通局就裁定Uber在安全保障方面缺乏足夠“企業責任”,并拒絕向其繼續頒發牌照。Uber此后通過兩次上訴,才獲得了總計17個月的臨時牌照,直到這次再被吊銷。盡管Uber表示將繼續上訴,但恐怕這次真的要失去倫敦這個歐洲最大市場了。

值得一提的是倫敦現任市長薩迪克汗在阻擊Uber過程中的態度,他兼任倫敦交通局主席,堅定地站在維護法律和乘客安全的一邊。在一檔電視節目中,他曾表示:“你們知道我一貫的立場:敢于對抗‘大人物’,確保每個人照章辦事。”在倫敦交通局做出決定后,薩迪克汗隨即表示支持,他說:“確保倫敦民眾的安全是我絕對的第一要務,而倫敦交通局已經確認Uber的模式是失敗的,它直接將乘客的安全置于了危險之中。”

倫敦的禁令使得Uber長期低迷的股價雪上加霜,當天收盤時下跌了1.52%,報29.11美元,比起45美元的發行價已經跌去35%,總市值縮水為500億美元,與最高曾達千億美元的估值相比,慘遭腰斬。

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中心之一,以及歐洲最大的城市,倫敦做出禁止Uber運營的裁定將起到重要的標桿作用,對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網約車管理政策產生很大影響,這可能是Uber更為擔心的。



倫敦吊銷Uber牌照的啟示

倫敦吊銷Uber牌照給予我們的啟示有兩點,對于中國的網約車監管與發展同樣具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第一點啟示是在資本的逐利驅動下,通過網約車平臺“自我技術完善”保障乘客安全并不可靠,必須通過外部監管來實現。以Uber為例,上市以來一直面臨沉重的盈利壓力,已累計虧損74.1億美元,最新一個季度凈虧損為11.62億美元,比去年同期擴大18%。為此,今年10月,Uber CEO科斯羅薩希宣布即將進行本年內的第三輪裁員,計劃裁減約350名員工,約占其員工總數的1.5%。不僅如此,Uber的大股東軟銀也因對Uber和WeWork投資減值,在第二季度出現了65億美元的經營虧損。不難想象,在沉重的盈利壓力下,試圖依靠網約車平臺自身完善所謂的“安全技術”、確保合規化運營是不現實的,必須有政府主管部門的堅決介入。一方面是投資者正在失去耐心,另一方面是市場上不斷出現的競爭對手,在這種情況下,資本的趨利性勢必要求平臺在安全性上做出妥協,甚至采取逾越法規的手段來牟取利潤。盡管Uber一再聲稱過去兩年,已經從根本上改善業務并設置了安全的標準,但效果顯然不能讓人滿意。即使在美國本土,Uber的安全性同樣受到質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調查發現,在過去四年中,有103名Uber司機被指控性侵犯或虐待乘客,并且至少有31名司機的強奸、綁架和騷擾等罪名成立。

倫敦吊銷Uber牌照給我們的第二點啟示,是各國政府部門對網約車的監管定位正在從“科技創新業態”向“交通服務提供者”發生轉變,對其合規化的要求越來越高。Uber等網約車平臺剛誕生時,頂著“共享經濟”、“綠色出行”、“互聯網新貴”等光環,對于管理者和社會公眾產生了巨大的迷惑性。隨著時間推移,最初的驚艷感逐漸失去,人們才發現網約車的本質只是交通運輸服務的提供者,在這一點上,與傳統的出租汽車等行業沒有分別。相反,網約車平臺魚龍混雜的司機,標準不一的車輛,盲目擴大司機隊伍卻缺乏統一培訓導致服務水準嚴重滑坡,以及包裹在“平臺經濟”外衣下的黑車運營,由于保險、審核、監管的缺失,對乘客的安全產生嚴重威脅,相比同樣可以采用互聯網技術實現網絡約車的出租汽車企業,已經完全沒有優勢可言。因此,大部分國家與地區正在改變最初對網約車發展過度寬容的態度,不斷收緊監管政策,限制網約車平臺野蠻生長的速度,減少對正規行業的沖擊,保障乘客安全。在倫敦之前,Uber的乘車共享業務模式已經在阿根廷、德國、意大利、日本、韓國、西班牙和中國臺灣和香港地區等許多主要市場上被封鎖或暫停。



中國網約車平臺監管進入常態化、法治化軌道

回顧國內網約車市場,情況極為相似,只是主角換成了大股東為Uber和軟銀的滴滴出行。去年以來,在發生了一連串嚴重的安全事故之后,從國家到各城市的主管部門,都將網約車合規化作為一條剛性原則,要求滴滴等平臺在整改中落實。各地對于平臺的違規行為,采取了越來越嚴厲的處罰手段。如今年7月至今,上海交通主管部門因違規派單連續向滴滴平臺開出100張罰單,累計罰款金額達1000萬元;另據了解,北京交通執法部門今年對于滴滴的相關處罰已突破1億元。

在停運四百多天后,滴滴順風車的重啟之路也受到了各地主管部門和行業協會的密切關注,哈爾濱、上海等地的出租汽車行業協會致函政府部門,對滴滴順風車重啟營運提出質疑并表示堅決反對;滴滴原計劃首批啟動試運營的北京、石家莊兩地并沒有如期開放,而是“因技術調試原因”延緩。

以上種種現象表明,在依法治國理念引領下,我國政府管理部門對于網約車平臺的監管正在進入常態化、法治化的軌道,這不僅與政府對于平臺經濟“包容審慎”、“創新監管方式”的要求并不沖突,相反,對合規化的堅持,是對平臺經濟發展的最大保護,對合規企業公平競爭的最大支持,也是對廣大乘客安全的最有力保障。

“照章辦事”絕不只是倫敦監管Uber的標準,更應成為我們在一切領域中依法治國、依法行政所體現的基本理念。滴滴出行的大股東雖然是Uber和軟銀,但也必須遵守中國政府的相關法規,因為互聯網不是法外之地!

app登录界面